危机种类各异,对华盛顿的需求不渝

By Jayita Sarkar: CH, November 1, 2016

9月18日,一场新的南亚危机拉开序幕:武装分子袭击了印控克什米尔的一处印度军事据点,导致18名士兵丧生。事后,新德里的官员迅速发表声明,怀疑此事件与伊斯兰堡有关。双边随即爆发了口角战。印度对其战略选项进行了权衡斟酌,而巴基斯坦国防部长则说,倘若巴方安全受到威胁,伊斯兰堡将毅然使用战术核武器。在这场危机中,双边都寻求了美国的参与,这丝毫不出乎意外。新德里请求美国因伊斯兰堡对恐怖主义活动的支持而对其进行经济制裁,而伊斯兰堡则希望美国解决印控克什米尔的人权侵犯问题。

该危机爆发于此轮圆桌讨论文章开始发表之后。尽管如此,第一轮讨论文章中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美国在南亚危机中的参与究竟应当多深。拉比娅·艾克塔认为,印巴必须学会自行解决危机,而不是依靠“一个区域外大国的战略纵容。”马里奥·卡兰扎则写道,美国在南亚的参与是至关重要的,并且提倡美国应当更多地参与其中。本人的观点与卡兰扎一致。鉴于尚武的非国家行为体使南亚这两个拥有核武的对手国(其中一国还处于国土分裂的状态)之间的关系变得愈加错综复杂,因此若要确保该地区局势稳定,美国就务必继续参与其中。

不只是被动回应。当前的南亚危机在很多方面与以往的危机相类似,但是两处关键的差异使其与众不同。

首先,华盛顿在亚洲的政策重点正在发生变化。从目前看来,华盛顿将可能不再视巴基斯坦为其“反恐战争”中的盟国,从而停止提供支持。当前美国国会正在审议一个法案,倘若该法案被通过,则巴基斯坦将被美国视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五角大楼于今年8月初宣布,由于伊斯兰堡未能打击在阿富汗活动的武装分子,美国将扣压对巴基斯坦三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在过去,由于美国在冷战和“反恐战争”期间需要巴基斯坦这一盟国的协助,所以尽管华盛顿对巴基斯坦政府心存疑虑,却仍然时常向伊斯兰堡提供支持。而现在华盛顿似乎愿意打破陈规,并在亚洲建立新的战略轴心:美国、印度、日本与韩国将对抗俄罗斯、中国、巴基斯坦与朝鲜。

其次,南亚危机中核武器会被使用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大。巴基斯坦经常使用“狂人理论”,即理查德·尼克松所使用的通过故意做出非理性行为而迫使对手屈从的手段。伊斯兰堡意识到,“狂人理论”既能防止印度发起常规军事攻击(巴国防部长最近关于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声明并非伊斯兰堡发出的第一次此类声明),又能让美国做出让步。诚然,印度庞大的国防开支的确加剧了形势的紧张程度。此外,新德里不再是许多专家过去所谓的“被动回应国”。近年来,印度加大了其对巴基斯坦俾路支斯坦省内谋求独立的团体的支持以刺激伊斯兰堡,就如同巴基斯坦通过支持印控克什米尔内的分裂组织以刺激印度一样。

尽管印度的“冷启动”军事策略受到了高度重视,但是新德里发动“冷启动”中所设想的攻击的实际操作能力尚未经受检验。无论如何,新德里极为重视其“负责任的大国”之国际地位,因此为了保护这一声誉不会向伊斯兰堡采取单方面的军事行动。相比之下,反倒是国土分裂且外交上受困的巴基斯坦会极易发动核战争。

本人在第一轮文章中详细阐述了南亚核局势高度不稳定的原因:不断增多的裂变材料供应、脆弱的核安全等。本人当时提出了一个旨在缓解紧张局势的建议,即让双边以某种形式遵守《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但是鉴于南亚次大陆的战略形势以及当前的危机,要让双边都禁止核试验显然不太可能。然而,或许尚有可能达成一个双边的不首先使用核武的协议。现在每一次新的地方性攻击都有招致核战争的风险,而假使能达成不首先使用核武的双边协议,当前的情况或许能够终结。然而,倘若没有国际社会的努力,该协议就无法成为现实。毋庸置疑,美国必须对此发挥其领导力。



Topics: Nuclear Weapon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