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核矛盾

By Mustafa Kibaroglu: CH, September 25, 2015

第二轮文章中,我写道日本的钚储备会削弱被爆者发出的核裁军讯号,似乎正是这篇文章引发了我的同行川崎哲对“日本核政策内在的双重标准”的讨论。在第三轮中,作为回应,我也来讨论一下我自己的国家——土耳其——的双重核标准。

土耳其是核不扩散和裁军体制中表现良好的一员,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等法律文件的签约国,也是桑戈委员会与核供应国集团等倡议的成员国。而且,该国也长期倡导在中东建立无核武器区。鉴于中东日趋严峻的安保状况,土耳其官员把建立无核武器区描绘成一项紧迫的集体责任。

但是,土耳其也是北约的成员国,在这一联盟的安保战略以及维护持团结和分摊负担的原则背景下,安卡拉数十年来一直允许美国在土耳其境内部署核武器。官员们相信,这些武器加强了华盛顿对跨大西洋安保的承诺,有利于提升大规模威慑力量的可信度。

所以,一方面,土耳其致力于一个无核武器的世界。另一方面,安卡拉又允许在其境内部署美国核武器,并且强调核裁军需要时间和耐心——诚然,近期内不可能实现完全核裁军。这一自相矛盾的方针,降低了土耳其在核不扩散与裁军体制中的地位——至少是在土耳其的中东领邦眼里,而在该地区要建立一个无核武器区,这些领邦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为了消除这种矛盾,并与土耳其早已声明的原则实现一致,安卡拉应该开展细致的审议过程,并与华盛顿的紧密磋商,以便着手开始将战术核武器退回美国。

土耳其官员可能会辩称,将美国武器物归原主,有损于土耳其的安保。但即使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在乌克兰局势中恶化,想象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一种“热”对抗(更不用说核交战了),用战略家赫尔曼·卡恩(Herman Kahn)的话来说,也是在“设想不堪设想的事情”。即便发生了这种假设情景,战术核武器也很难发挥作用!

况且,除了在土耳其境内部署核武器以外,北约可以通过其他形式向土耳其提供外延的威慑力量。例如,美国核潜艇可以临时部署至地中海东部,可以到访土耳其港口。此类措施将对不友好国家发出有力讯号。在此方面,28个北约国家中的20个都没有部署核武器,但所有28个成员国都处于这一联盟的核保护伞下。

吊诡的是,如果核武器从土耳其撤出,一些西方专家可能会质疑土耳其的核武装计划,怀疑安卡拉是否有意自主开发核武器。但是,从安保角度,并没有因素激励土耳其这样做。而且,土耳其若踏上核武器的冒险之路,将使其与欧盟本已紧张的关系变得更为复杂,阻碍土耳其实现最终成为欧盟成员国的抱负。

其他部署有美国核武器的欧洲国家,对是否应该保留这些武器,也各自开展了辩论。德国、意大利、荷兰与比利时都至少表达了意愿,希望讨论将美国核武器从欧洲大陆撤走。另外一些国家由于俄罗斯而担忧自身的安保状况,因而抵制这一建议(土耳其就是如此)。但是,在这一背景下,如果土耳其开始认真讨论从其境内撤出核武器,并不会显得过分。

与此同时,土耳其民众如今并不同情北约和美国。北约已从持“硬力量”立场的集体防御组织,转变成了持“软力量”立场的集体安保组织,其强有力的形象也已淡化。北约越来越多地被视为一个主要服务于美国利益、维持美国霸权的组织。土耳其如今普遍存在反美情绪,从土耳其境内撤走美国核武器,或将获得民众支持。

部署美国核武器对于增强土耳其安保作用甚微,却降低了土耳其在核不扩散与裁军方面的发言权,而且还会惹怒土耳其民众。是时候让华盛顿把它的武器带回家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