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时机,尽快裁军

By Mustafa Kibaroglu: CH, March 5, 2017

当本人在阅读本期圆桌讨论文章以及读者评论时,不禁想问:就一个禁止核武器的条约展开谈判究竟有何不对?

至少可从两个方面理解这一看似简单的问题。首先,一些对禁核条约倡议持批评意见的人认为,该倡议不可能迫使各国实施核裁军,因此只是白费时间,而本人的问题正是对这一观点的回应。

请各位扪心自问,难道有人会在其一生中的每时每刻都最为有效地利用时间吗?恐怕不会吧!那么就一个禁核条约进行理智的讨论又为何分外浪费时间呢?

即便你觉得困难,也请你花一秒钟想象一下一个没有核武的世界。在这个想象的世界中,没有哪个国家能用核威胁的方式欺凌其邻国;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因为其拥有核武库而无法无天;恐怖组织将无法获取精密核武器或制造原始核装置所需的材料。在这样的世界中,生活是否会变得更美好?恐怕是吧!

那么,向往一个没有核武及其危险性的世界有何不对?根本没有半点不对!这不会让任何人付出任何代价。

即使有人认为这样做是浪费宝贵时间,本人也仍然乐意在这个“无用”的裁军事业上花费一些时间。在人类历史上,许多“无用”的事业却最终实现了目标。乔艾莲·普列托留斯(Joelien Pretorius)所提及的19世纪的废奴运动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当时,成功结束奴隶制的希望渺茫之程度并不亚于在21世纪实现核裁军!

本人问“就一个禁核条约展开谈判究竟有何不对”的原因之二是为了指出:对禁核条约倡议的批评通常会涉及与条约本身并没有什么关系的问题。例如,声称禁核条约将对现有的核军控与核裁军安排产生负面影响。

当联合国第一委员会在十月投票决定于今年就一个“禁止核武并将最终使核武被彻底销毁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开展谈判时,完全没有妨碍现有核军控与核裁军架构的运作。假使禁核条约的确通过谈判且被批准,只会意味着禁核条约的谈判时机已经成熟,而不会意味着来自外太空的外星人将把该条约强加于现有条约的各相关方!对所谓的禁核条约会对现有核军控与核裁军架构造成的危害的批评恰恰显示了要找到令人信服的反对禁核条约倡议的论据是多么不易。

更为糟糕的武器?波莉娜·希诺维茨(Polina Sinovets)在其第三轮文章中写道,“人类假使销毁核武,……这未必是好事。”她认为,“世界或许会回归对‘终极武器’搜寻之老路”。希诺维茨认为,由于核裁军可能会导致更糟糕的武器的出现,所以人们最好满足于现有的武器。

本人对此并不赞同。倘若用一张图表显示军事技术在人类历史上的演进过程,则可能看到曲线在核武出现之前缓慢上升,而在核武出现之时却开始陡然上升。因此,除非禁核条约可停止核武的生产、贮存与使用,且除非国际社会展现制止军事技术快速发展的决心,否则在未来势必会出现更为糟糕的武器。

此时此刻正是展现这种决心的时机。核禁忌自1945年至今一直发挥着作用,但是倘若核禁忌被打破,那么人类连考虑诸如核裁军之类的问题的能力都将受到严重削弱。



Topics: Nuclear Weapons

 

Share: 

RELATED POSTS

Receive Email
Upd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