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术,老风险

By Rajaram Nagappa: CH, July 6, 2015

高超音速导弹若研制成功,将在短时间内覆盖长距离。一些观察人士称,这些导弹若落入一个有意颠覆对手预警和导弹防御系统的国家之手,将对全球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因而应予以禁止。这种观点有待商榷。高超音速导弹相关技术仍然处于研发阶段,但即便这种技术已经成熟,也不会大幅增加已部署的武器系统(如弹道导弹)所已经造成的安全威胁。

实际上,弹道导弹再入飞行器在其相当大一部分飞行轨迹中,运行速度已经达到了高超音速。例如,一枚射程为3,000公里的中程弹道导弹的再入飞行器,直至降落至30公里高度(距冲击大约30秒)之前,飞行速度一直是高超音速。但此类武器的威胁已广为接受,并纳入考虑。传感器可以跟踪弹道导弹的飞行。导弹防御系统越来越强大。

区别问题。以高超音速(即五倍音速或以上)飞行的导弹有长射程、高速度、短飞行时间的优势。尚未有国家已经部署高超音速系统,但有若干国家正在进行研发。主要的研究方向是高超音速巡航导弹以及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在那些研究高超音速技术的国家中,滑翔飞行器似乎是发展的主要焦点。

这些飞行器可与现有的弹道导弹(洲际、中程或潜射)配合使用。弹道导弹将滑翔飞行器助推至投弹高度,然后滑翔飞行器就可以高超音速向下滑翔。另一方面,高超音速巡航导弹被助推至操作高度和速度,有一个合适的(非弹道)导弹阶段,然后由超音速燃烧冲压式喷气发动机(简称超燃冲压发动机)提供动力。这些导弹的射程取决于其能够装载的燃料量。

高超音速导弹可能引发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将载有常规武器的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或巡航导弹的发射,与战略性武器的发射区别开来。其他国家如何确定导弹装载的是哪种弹头?高超音速导弹被设计成具有机动性,所以导弹的预期目标有可能被误解。例如,一个国家可能作出结论,其核力量正遭受攻击,而事实上其常规力量才是预期目标。

不现实的方法。美国是高超音速武器技术的领导者和潮流引领者。其他国家则正在追赶。中国正在投资于高超音速导弹技术,更多国家必将步其后尘。

每当有国家开展试验,展现了一种武器系统的速度、射程和准确性,就会引发人们对这个国家的意图何在(以及这种武器系统本身的影响)的疑问。关于高超音速武器,国家意图的模糊性是真实存在的。其结果可能是破坏稳定,甚至可能是逐步升级的冲突场景。然而,要解决这些问题,关键并不在于禁止高超音速导弹试验,而在于理解和管理威胁,并且采取建立信任措施。

即便在目前没有部署高超音速导弹的形势下,模糊性仍然存在——例如,当一个国家的常规和战略性导弹属于同一个指挥与控制结构中。采用“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的国家的导弹发射,其弹头类型和目标均有可能具有模糊性。

对高超音速试验下暂停令,不是解决此类问题的现实途径。事实是,各国将根据相对力量和竞争,作出关于部署和试验高超音速武器的决定。若美国成功开发出高超音速技术,俄罗斯和中国一定也能做到。其他国家,如印度,可能步其后尘。处于高超音速技术开发早期阶段的国家,不会希望自己相较于技术更先进的国家而言处于劣势。事实上,一些国家会认为试验暂停令具有歧视性。

而且重要的是,高超音速技术在民用空间领域也有应用——空间运输系统、再入舱,以及着陆和重复使用。为了在民用空间领域中取得技术进展,需要进行试验,在这些民用应用中有投资的国家,将反对任何剥夺他们开展试验自由的机制。

建立信任。的确,高超音速武器技术有风险,导弹发射可能被误认——但是,由弹道导弹发射,并以高超音速再入的再入飞行器并非新生事物。具有机动性的再入飞行器,使得对高超音速导弹再入轨迹的理解复杂化,但现有的弹道导弹也会引发这一问题。国际社会对弹道导弹的模糊性和逐步升级的风险所做的回应,是风险缓解措施、检测与防御系统,以及努力保持威慑和报复能力之间的平衡。这种方法需要在高超音速导弹领域加以复制。

美国已经表示,将使用高超音速导弹补充其常规能力——但不用于运载核弹头。这种方法值得欢迎。此类政策从冲突的一开始,就有助于与核选项保持距离。其他正在开发高超音速导弹技术的国家,也有必要采用类似政策。

另一个重要步骤,是落实建立信任措施。此类措施不能像过去经常发生的情况一样,仅仅涉及美国和俄罗斯;其他试验高超音速技术的国家,无论是民用还是军用应用,都必须加入进来。一种重要的建立信任措施是说明高超音速导弹将仅用于非核弹头。其他有用的措施包括:提前发出试验通知;为高超音速导弹试验选择分开的、不同的发射地点;对海基试验加以限制。

高超音速导弹技术仍然处于开发阶段。生产和部署尚需时日。目前考虑禁止此类武器试验为时过早,尤其因为高超音速技术在民用领域也有应用。未来的最佳途径,是利用部署之前的时间,就高超音速导弹的风险进行辩论,制定针对其使用的威慑机制,以及研究必要的建立信任措施。



Topics: Nuclear Weapon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