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着掌权的平台

By Reshmi Kazi: CH, June 20, 2014

参与本次圆桌讨论的同行 Salma Malik 在第二轮文章中写道,"如果女性试图给自己穿上‘女权主义紧身衣’——如果她们试图为思维和表现与男性不同的核专家建立一个专属社群——那么她们将无法为自身的赋权带来多少贡献。"幸运的是,并没有给自己穿上"紧身衣"的必要;相反,女性可以赋予自己权利的同时, 通过发挥道德伦理守护者的作用——许多社会中女性的传统角色——为核决策做出有意义的贡献。也就是说,通过强调核战争恣意妄为的可能性,女性可以帮助其国家避免严重的战略性错误,并同时推动性别平等。

尽管如此,正如我在第一轮文章中所论述的那样,女性不能期望仅仅依靠其性别,或是通过展现传统而言与其性别相关的素质,便在核决策方面获得更大的代表性。例如,如果女性支持核裁军,她们必须处于能够创造她们所希望落实的改变的职位上。在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在诸如物理、核技术和防扩散研究等领域获得专业知识,但也意味着抛开许多女性对雄心勃勃地行事与主张自己看法所感受到的禁忌感。这意味着摒除女性可能因其性别而背上的任何包袱 。

允许结婚。Malik 在第二轮文章中提到,过去几十年来,巴基斯坦女性已在核事务方面的平等上取得了长足进步——印度也是如此。1949年,Chonira Belliappa Muthamma 成为第一位加入印度外交服务(Indian Foreign Service)部门的女性。她起初所面临的体制性障碍是如今很难想象的,包括该部门所雇用的女性必须得到书面许可方可结婚的规定。如果政府认为女性的家庭责任影响了她的工作,女性就可能被强制离职。Muthamma 一路克服了许多障碍,最终晋升到了外交服务中最为精英的职位。她的毅力也为后来加入该部门的女性清出了一条道路。到 2014 年 3 月为止,在外交服务部门工作的人员中已有近五分之一为女性。有十六位大使是女性。在 2010 年,印度外交秘书向国际社会阐明印度对核裁军的决心,以及对禁止首先使用核武器和禁止对非核武国使用核武器协议的承诺——而奠定了印度的这些国家意图的人正是一位名为 Nirupama Rao 的女性。

像 Rao 这样的女性必须展现出强大的能力来获得她的职位。有时,似乎那些达到了最高职位的女性不仅没被斥为"软弱"或因其性别而遭忽略,而且比起她们的男性同僚,她们在国家和国际层面反而得到了更用心地倾听。有人可能会争辩说,这些女性被给予尊重,仅仅是因为她们站在极为权威的平台上说话,没有这么多权利的女性仍然经常遭到忽视——但不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女性才必须在掌权的职位上寻求更大的代表性么?



Topics: Nuclear Weapons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