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忍受眼前的厄运为妙

By Polina Sinovets: CH, March 4, 2017

核军控与核裁军在某种程度上紧密相联。但是,两者却在核威慑及其效用之问题上分道扬镳。这是乔艾莲·普列托留斯(Joelien Pretorius)在本期圆桌讨论第三轮文章中所表达的核心观点,本人也对此表示认同。但核军控与核裁军存在差异的原因究竟何在?本人认为,原因在于这两种处理核武的手段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观的产物。

核裁军旨在销毁最不人道的战争工具,从而使人类免遭灭亡。核裁军一旦成为现实,人类就会视其为一项福利,并努力维系世界和平。

而核军控则出自人类天生好战这一理念。销毁可毁灭地球的工具不仅不会带来和平,反而有可能直接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没有核武器,人类或许会面临可怕的劫难。

普列托留斯提出的实现核裁军的方法主要依靠使核武蒙上污名。但即使核武的污名致使其被销毁,人们也不会忘却制造核武所需的知识。此外,总会有人一心想要获取权力且并不关心战争的道义问题。因此,核裁军将为那些无视核武器非人道属性的少数国家建立核武独裁政权铺平道路。有能力实施核勒索或者甚至不顾核武污名而使用核武的领导人并不难找。萨达姆·侯赛因对伊朗和伊拉克人民使用了化学武器,并一直企图研发生物武器,尽管这两种行为都带有非人道的污名。而最近,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叙利亚政府已对本国人民使用化学武器。

核裁军的另一个危险在于,它可能会将不扩散推向政治的边缘。今天的国际社会对核武实施严密控制。倘若国际社会减少其对核武的关注和管制,那么对伦理道德视而不见的流氓国家和恐怖分子或许会更容易获取核技术。

即便大多数人更愿意通过和平对话以解决争端,历史的进程却通常是由那些乐意凭借武力以扩大影响力的少数个人所决定的。认为使核武蒙上污名即可消除人们对权力的饥渴的想法是幼稚的。的确,要意识到核武对侵略行为起到的阻碍作用并不困难。在预防暴力上,恐惧心理或许比常识更为有效。

人类假使销毁核武,则或许不再会害怕战争将导致全球毁灭。但这未必是好事。世界可能会倒退:战争或许会变得频繁,甚至成为可接受的政治手段。世界或许会回归对“终极武器”搜寻之老路——而这恰恰是火药、空军以及核武诞生的原因。在核裁军之后,接下来将会出现何种武器?这种武器是否会具有与今天的核武同等的威慑力?

像威廉·莎士比亚笔下的哈姆雷特所说的那样“忍受眼前的厄运而不投奔未知的苦难” 或许更为有益。



Topics: Nuclear Weapons

 

Share: 

RELATED POSTS

Receive Email
Upd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