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电为”尾”,发电为”狗”,”狗”甩而”尾”动 ”

By Dipak Gyawali (CH), June 13, 2013

本次”圆桌讨论”中包括我在内的三位作者都支持民主、分散的能源系统,这种系统中贫穷且被边缘化的人 — 尤其是妇女 — 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我在第一篇文章中主要关注了配电相关的问题,而我的同行 Kalpana Sharma及 Tri Mumpuni 主要讨论的是供电问题。除此之外,我们观点上的差异似乎主要与自己国家的经验有关。

当谈及分散式、可响应边缘化人群需求的能源系统,Mumpuni 的祖国印度尼西亚受到地理位置的影响,由于该国岛屿众多,因此不得不采用分散式的系统。从某种意义上说,尼泊尔有着相似的情况:山顶的村庄类似于岛屿,不是被深水而是被深谷分隔开来。尼泊尔的缺点在于其规划者和政治家大多学习的是适合平原的技术,而在平原地区,集中式系统比较容易建立及操作。他们希望将国家电网扩展到偏远的小村庄,即使让小村庄发展自己的小型电网显得更合理。

Sharma 的祖国印度,本身就是一个地域辽阔、地势复杂的次大陆,因此不能简单地概括其特点,但可以肯定地说,印度的殖民历史影响了该国行政机构的形成,包括其能源机构。甘地曾怀有村民自治的愿望,但这一愿望在他被暗杀之后就再无机会实现;而英国殖民时期是以尼赫鲁社会主义(Nehruvian socialism)思想进行统治,根据此思想,政府对经济制高点运输、能源等等保留绝对控制权。分散式能源技术特别适合印度这样热带和亚热带气候、海岸线漫长的国家。但是太阳能、生物质能、风电被赞成集中控制式电厂的能源大亨讥讽只具观赏性。

Diptara Thamsuhang 是 Baluwadi 小农农业合作社(Small Farmer Agriculture Cooperative)的主席,Baluwadi 是查巴区(Jhapa District)的一个村庄。该合作社有 462 名成员,其中 73 位为女性, 而执行委员会几乎全部由妇女组成。Diptara 与其他人管理村里的配电。他们从尼泊尔电力局大量买电,再零售出去,并且还安装了许多沼气池。该合作社通过卖电获得了巨大利润,这使得它的小额贷款项目可以持续地运作,从而为小型农产品加工问题融资。这种经济活动没有电是不可能实现的。

Meena Khadga 是 Katari 社区儿童发展与妇女赋权中心(Community Child Development and Women Empowerment Center)的主席,Katari 是辛图利区(Sindhuli District)的一个村庄。该中心管理 532 户的配电,并维持着只雇用并训练女性来进行抄表、接线和维修的工作。该中心正计划将电力业务的利润投资到一个小型水电站上,而盈余的发电量将用来资助儿童健康活动及其他活动。

如果 2003 年尼泊尔的电力垄断并未通过一系列社区电力法律而得到部分的改革,这些发展就不可能出现;只有这些制度性的变化才能让 Diptara 和 Meena 成为主宰自己电力命运的主人。假设这些妇女仍然是一盘散沙的消费者且对遥远的管理者们的管制心怀感激,那么她们所实施的这些举措将是不可想象的。

权力掌握者并未欣然同意改革,而有权力的既得利益者仍然反对权力分散。2009 年,国家议会提出了一项倒退的电力法案,这项法案提高了有大型出口导向的水电开发者的利益,却严重限制了 Diptara 和 Meena 等女性社区领袖的自由。这两位女性所属的全国社区电力用户协会发起了一场反对该法案的活动,游说立法者推翻这个法案。这是行使民主权利的行为 — 但只有允许社区管理配电等改革开始后,这种维护民主权利的行为才会成为可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