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和气候的真正争议

By Alisha Graves: CH, April 18, 2016

任何合理的气候变化解决方案,都不应被排除在全世界减缓气候变化的备选库之外。因为人口对未来全球排放量有着深远的影响,所以在这个储备库中,计划生育有理由占据重要一席。本世纪上半叶相较于下半叶,人口对于碳排放的影响将会大得多,因而决策者可能倾向于在气候优先列表中将计划生育往后推。但是,要想在今后出现理想中的人口变化,必须在当下这个十年中就减缓人口增速。这是人口惯性的本质使然。

在政策辩论中,计划生育太常被视为禁忌,根本上不了政策桌面。这并不是因为人们不理解人口对碳排放的重要性。事实远非如此——作为世界最重要的气候变化权威,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已将生殖健康服务(包括现代计划生育)列为“减少致暖[改变气候的污染物]排放、同时提升健康水平”的机遇之一。但是,许多关于气候的讨论虽然在其他方面都很出色,但却完全忽视了计划生育。例如,世界银行的一份关于气候变化与贫困的新报告中,10多次提到人口增长,称其为贫穷国家气候变化的促进因素或适应气候变化的阻碍因素。但是,在70页的建议解决方案中,这份报告的作者始终只字未提避孕。正如我先前在本次圆桌讨论中写道的,理解人口对环境影响的人们,可能会害怕公开倡导计划生育将招致的批评。但是,真正的争议是,虽然有确凿证据证明自愿计划生育如此重要的作用,但在各种旨在实现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建议中,自愿计划生育仍被有计划地排除在外。

革命性的转变。在本次圆桌讨论中,我的同行王海滨在第二轮中写道,在治理水平低下的国家,人们“在年轻时生育许多后代,作为对自己未来的投资”。对于此类讲法,我总是持怀疑态度,因为其立足点是经济学家们对人类理性行为的过度信任。性并不是理性行为,而是我们从猿猴祖先那里继承的动物本能。

对于异性伴侣,大家庭是正常性行为的默认结局。大多数人只有数十年如一日不断采取预防措施,才能避免这一结局。即便如此,避孕有时会失败,所以女性需要能够获取安全的人工流产服务,否则在试图结束意外怀孕时就会冒生命危险。有人认为孩子代表了理性决定,但是用我的同事玛莎·坎贝尔(Martha Campbell)和马尔科姆·博兹(Malcolm Potts)的话来说,这种想法是一种海市蜃楼——只有当你认为世界上的人都和你一样,能轻而易举决定是否以及何时生儿育女,那么你才会看到它。

气候等式中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消费——可能和性一样非理性。从很早开始,富裕社会中的人们就不断面对旨在操控他们行为的营销活动。营销活动引发非常强大的过度消费欲望,从而对环境产生灾难性的作用。现在地球上大多数国家都走在发展道路上,发展中国家的碳足迹轻于发达国家又能持续多久呢?

对气候变化最有效的、也可能是最困难的应对措施之一,就是抑制过度消费。我们需要一场革命性的、拯救地球的经济转型——这场转型从不以物质财富定义成功开始。如果全球经济范式不尊重生态圈的固有限制,那么就是时候改变经济范式了。

地球只是漂浮在浩瀚宇宙空间中的一个微小岛屿。是时候让人们开始意识到这一现实了。

 



Topics: Climate Chang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