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change policy, win power

By Adnan A. Hezri: CH, January 9, 2014

要解决能源安全、环境可持续性及社会公平这个"能源三难"问题,两种最常被提出的解决方案就是减少总体消费和改革政治制度。在本次"圆桌讨论"中,Chuenchom Sangarasri Greacen 和 Ashish Kothari 都以各自的方式为这两种方法作出了论证。但要解决"能源三难",这两种方案独立开来解决问题,还远远不够。

呼吁降低消费往往忽视了很重要的一点——即经济活动与自然资源的使用并不总是同步的。以日本为例,1977 年至 1987 年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增加了 42%,但能源需求仅增长了 14%。但除此之外,过分关注家庭能源消费会推导出"个人行为是环境可持续性的关键"这一结论。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这代表了一个乌托邦式的态度。例如,在许多发展中亚洲国家,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认为汽车和家用空调是强有力的地位象征。期望新近富裕起来的人们放弃这些他们高度重视的技术,必然会以失望告终。

个人想要并认为经济上合理的东西支配个人消费。只有政府政策才够强大,足以压倒这些力量。有可能通过政策重建消费模式,使其并不仅经济上合理,而且环境上也合理。但是,政府不太可能仅仅因为 Greacen 在第二轮文章中所提倡的"采取加强民主并增加透明度及问责的措施"而制定这样的政策。相反,环保运动必须争取更大的政治权力。

到目前为止,环保主义者已经打赢了许多战役,但却似乎正在这张战争中逐渐失利。他们已经成功地游说了数千起环境立法,但地球生态系统却在持续地迅速退化。造成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是环境运动的特点:组织结构薄弱、视野有限,并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来实现改变。如果环保主义要成为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而非抗议运动,那就必须克服这些问题。

西欧绿党已在这个方向取得了一些进展,一些抗议运动演变成了有意义的政党。这些政党在德国、意大利、法国、比利时和芬兰等国家已成为执政联盟的一部分。2004 年时,拉脱维亚的总理就是环保人士。而另一方面,东亚地区本应是滋生环保政治的沃土,但在跟拥护经济增长支持繁荣的政党竞争时,绿色政党普遍未能赢得人心。但即使环保主义者真的获得了更大的主流政治力量,他们也必须保持警惕,不要被市场力量俘获。金钱与政治联盟将继续对地球构成危险,除非全世界共同坚定地拥护一个愿景,这个愿景中,生态可持续性与人类福祉的目标交会在一起。

不过说到底,我认为,经济去发展是个阻碍社会繁荣的极端环保主义目标。环保主义者必须接受,生活是为了活下去。



Topics: Climate Change

 

Share: